腥甜

关于ABO

这不是文,不是文!!!

我就是想问一下,为啥没有写克费的ABO


额,第一次发,什么也想不出来

文笔较渣,勿喷


“啊~,克罗里君,克罗里君~”

费里德刚刚从人类的市区逛完街回来,手上大包小包的领着些东西,在大厅的走廊里呼唤着爱人的名字。

“克罗里大人现在在书房呢,费里德大人。”冯从一间房间里走出来,费里德身后悠悠传来一声

“冯,快来帮我,好重啊~”

探头看过去,琪丝身上大包小包的东西凑起来比费里德身上的还多。冯走了过去,帮她分担了右手的东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克罗里君~猜猜我是谁”费里德悄悄走进书房,伸出两只手,捂住了克罗里的眼睛。

“啊,应该是费里德大人吧。”猜都不用猜,仅凭那双手的纹路,温度,就可以猜出来者。

“猜对啦!”费里德松开手,坐到克罗里的腿上,脸上带着笑意,与他四目相对 。

“给你奖励,手伸出来。”

克罗里疑惑的伸出手,费里德握住那只大手,变戏法似的从手里变出一个镶嵌着红宝石的戒指,戴在那只白湛且骨节分明的无名指上,然后,用自己戴着戒指的那只手握住了他的手,刻意的举到克罗里的面前,开心像一个炫耀糖果的孩子一般。

“你看,我也有一个。是对戒哦~”

“啊,又是人类的东西啊。”克罗里反握住那只漂亮的手,轻轻在上面吻了一下。费里德环住克罗里的脖子。

“这有什么不好的嘛~这样所以人都知道你是我费里德大人的了嘛~”与其说是抱怨,不如说更像是撒娇。

“好好~我是你的,一直是你的。”

刚刚似乎还在抱怨的第十三始祖大人现在完全不同了,脸上挂着宠溺的笑容,将手上的书放在书桌上,然后帮顺着他的肩膀和脊梁按摩,力道不重不轻,很舒服。

“啊哈~舒服,我果然最喜欢你了,克罗里君~”费里德爽的趴在他的肩膀上,时不时在他耳边吹吹气当做消遣。

“咕噜咕噜……”肚子里十分不应景的穿出一声怪叫。果然,一放松下来,肚子就饿了。费里德把头埋在他的脖子处,轻轻的撒娇道

“唔~克罗里君,肚子饿了~”

“哦,那你想吃什么啊?”克罗里抽出一只帮他按摩的手,与他那只手十指相扣。

费里德没有回答他,只是用桃红的唇瓣摩擦着他的颈脖,随后,用獠牙刺破了他的皮肤。费里德小心的将溢出的血液舔舐,随后才开始漫漫的品尝。

费里德怎么也是活了几百年的人了,也总结来些品尝血液的经验。

伴随着“滋滋,滋……”的声音,还有随之而来的快感,对吸血鬼也是不例外。克罗里闭上眼睛享受着。

“啊哈~”费里德将獠牙抽出,接着道“克罗里君,最爱你的血液了~”

克罗里坐起来,不再像刚刚那样瘫在椅子上,用额头抵着费里德的额头,故作委屈道

“仅仅是血吗,我呢?嗯?”

“嘛,你我当然也喜欢了~”费里德用语言讨好完他之后,便主动吻住了他。

红唇主动奉上,那有不接的道理。克罗里将手放在他的后脑勺,以免费里德临阵脱逃。

这个吻比平日里更温和,像是在细细品味对方骨子里的味道。

一吻过后,费里德从他的腿上下来,附身在克罗里的耳边道

“你硬了……”


没名字

“啊~,克罗里君,克罗里君~”

费里德刚刚从人类的市区逛完街回来,手上大包小包的领着些东西,在大厅的走廊里呼唤着爱人的名字。

“克罗里大人现在在书房呢,费里德大人。”冯从一间房间里走出来,费里德身后悠悠传来一声

“冯,快来帮我,好重啊~”

探头来过去,琪丝身上大包小包的东西凑起来比费里德身上的还多。冯走了过去,帮她分担了右手的东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克罗里君~猜猜我是谁”费里德悄悄走进书房,伸出两只手,捂住了克罗里的眼睛。

“啊,应该是费里德大人吧。”猜都不用猜,仅凭那双手的纹路,温度,就可以猜出来者。

“猜对啦!”费里德松开手,坐到克罗里的腿上,脸上带着笑意,与他四目相对 。

“给你奖励,手伸出来。”

克罗里疑惑的伸出手,费里德握住那只大手,变戏法似的从手里变出一个镶嵌着红宝石的戒指,戴在那只白湛且骨节分明的无名指上,然后,用自己戴着戒指的那只手握住了他的手,刻意的举到克罗里的面前,开心像一个炫耀糖果的孩子一般。

“你看,我也有一个。是对戒哦~”

“啊,又是人类的东西啊。”克罗里反握住那只漂亮的手,轻轻在上面吻了一下。费里德环住克罗里的脖子。

“这有什么不好的嘛~这样所以人都知道你是我费里德大人的了嘛~”与其说是抱怨,不如说更像是撒娇。

“好好~我是你的,一直是你的。”

刚刚似乎还在抱怨的第十三始祖大人现在完全不同了,脸上挂着宠溺的笑容,将手上的书放在书桌上,然后帮顺着他的肩膀和脊梁按摩,力道不重不轻,很舒服。

“啊哈~舒服,我果然最喜欢你了,克罗里君~”费里德爽的趴在他的肩膀上,时不时在他耳边吹吹气当做消遣。

“咕噜咕噜……”肚子里十分不应景的穿出一声怪叫。果然,一放松下来,肚子就饿了。费里德把头埋在他的脖子处,轻轻的撒娇道

“唔~克罗里君,肚子饿了~”

“哦,那你想吃什么啊?”克罗里抽出一只帮他按摩的手,与他那只手十指相扣。

费里德没有回答他,只是用桃红的唇瓣摩擦着他的颈脖,随后,用獠牙刺破了他的皮肤。费里德小心的将溢出的血液舔舐,随后才开始漫漫的品尝。

费里德怎么也是活了几百年的人了,也总结来些品尝血液的经验。

伴随着“滋滋,滋……”的声音,还有随之而来的快感,对吸血鬼也是不例外。克罗里闭上眼睛享受着。

“啊哈~”费里德将獠牙抽出,接着道“克罗里君,最爱你的血液了~”

克罗里坐起来,不再像刚刚那样瘫在椅子上,用额头抵着费里德的额头,故作委屈道

“仅仅是血吗,我呢?嗯?”

“嘛,你我当然也喜欢了~”费里德用语言讨好完他之后,便主动吻住了他。

红唇主动奉上,那有不接的道理。克罗里将手放在他的后脑勺,以免费里德临阵脱逃。

这个吻比平日里更温和,像是在细细品味对方骨子里的味道。

一吻过后,费里德从他的腿上下来,附身在克罗里的耳边道

“你硬了……”